语言选择: 中文版 line 英文版

科技创新

常熟富士电机|常熟富士接触器|常熟开关厂的创新之路

随着低压电器行业在开展并购的同时,这些外国公司也把七八十年代的产品引进中国。施耐德在天津、上海、北京建立五家低压电器制造厂,包括上海施耐德低压终端电器有限公司,施耐德(北京)低压电器有限公司等,生产小型断路器、万能式断路器、塑壳断路器等。ABB在北京、厦门、新惠建立三家低压电器厂,生产小型断路器、交流接触器、万能式断路器、塑壳断路器等产品。这些产品与当时国内新投放市场不久的第三代塑壳断路器等低压产品形成极大地压力,而常熟开关厂1990年投产的CM1富士塑壳断路器、1997年投产的CW1万能式智能富士断路器,在当时也受到跨国公司成熟产品的挤压。

如果说1993年之前的常熟开关厂,还是在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的话,那么之后的十年,他们就是处在一种双重的夹击之中:内有星火燎原般的民营企业,善于拼抢,借用各种资源,他们果敢、锐利,狼性十足;外有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他们裹挟重金,人才济济,虎视眈眈,意欲在华夏大地一展宏图。正所谓“前有狼,后有虎”。在不断与民营企业的对垒中,与跨国公司的周旋中,常开高举着技术创新的大旗,终于在中国低压电气领域,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

在亲眼目睹了行业各种合资合作失败的实例之后,唐春潮决定放弃整体合资的路径,只是进行部分合资。
2001年2月5日,常熟开关厂与日本富士电机株式会社(日本富士电机)进行初步接触,通过前后8轮会谈,终于在2001年10月29日正式签约,合资组建“常熟富士电机有限公司”。合资公司的总投资为2880万美元,主要生产智能控制电器为主的电力电子元器件,设计年生产能力为500万台。该项目为富士在华最大的合资项目。
按照“部分合资”的思路,在很多方面,常熟开关厂都是“甩手掌柜”。第一是产品研发。合资工厂生产什么产品,研发什么新产品,都由富士说了算。唐春潮后来在谈到这一点时说,常开当时没有这类产品,同时也不具备此类产品的研发能力,索性就交给富士自己去解决;第二是控股权。常开在合资时放弃了控股权,对此唐春潮说,常开投资土地、厂房,富士每年向常开交纳租金,即使合资工厂经营不佳,常开每年都会照拿租金,旱涝保收。即使只拿租金,当时投资5870多万元,十年不到成本就收回来了;第三,常开也不介入合资公司日常生产管理和销售工作,只是向合资企业输送人员。
这种独特的合作方式,显示出其运作方面的独特性。最初的五年,这家合资公司并没有取得多少收益,甚至是亏损的。常开历年董事会工作报告中显示,暂缓收取常熟富士电机2004年下半年厂房租赁费,免去2005年租赁费,2007年租赁费减半征收。
但从2007年开始,合资公司就为双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当年,常开对常熟富士电机有限公司的投资减亏267.47万元;2008年,减亏883.58万元;2009年,减亏233.77万元;2010年,减亏449.54万元。
同时,随着常熟富士开关品牌效应进一步在国内的提升,一贯为跨国公司贴牌的中国企业,这回也“牛”了一把,常熟富士的产品采用双品牌,“富士”与“常开”并用。而在常开内部,也出现了这样一个怪现象:在国人普遍都向往外资的高薪时,常开职工却更愿意留在厂内。但出于合资需要,常开又不得不向合资企业派去员工。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唐春潮后来想出这样一个“绝招”,即为去合资公司工作的职工派发补贴,使他们的工资不低于在常开厂内时的收入。
应该说,在与富士合作的十年中,常开更多地是在充当一个“房东”兼“打工者”的角色,但是常开又实实在在地得到了远超出这两个角色的收获。其一,富士把日本最新的一些产品拿到常熟富士来生产,常开的职工们参与了制造过程;其二,由于合作生产的需要,十年中不断有常开员工被派到日本去学习、进修,让常开人了解到先进的生产管理方式,见识了前沿的技术开发成果,提升了自己的工艺制造水平。
而就另一投资方日本人而言,让中方来当“房东”其实是再适合不过的,这也是唐春潮后来从多年的合作中领悟到的。日本的土地资源少、地价较高,企业发展思路不同于中国企业的“开疆拓土”,他们往往是走一步看一步,一旦形势不好,立即撤离。没有房产等固定资产,撤离也更加迅速,没有羁绊。同时早期来中国投资的日本企业,对中国市场的未来也把握不准,更是要谨慎从事。
当然,唐春潮“抓大放小”的合作风格与日本人细致周到的处事方式相得益彰,双方的合作一直很愉快,几乎没有出现过波折。但在2008年,唐春潮却与日方“闹掰”了一回。2008年,日本富士电机株式会社提出将“其持有的常熟富士电机有限公司51%股份转让给日本施耐德电力株式会社”。当时富士日本总部已经与施耐德公司签好了协约,只等唐春潮最后签字同意。但在唐春潮看来,这几乎就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意,如果签了字,常熟富士就有可能要变成施耐德旗下的合资公司。同时,这种做法也在程序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常熟富士电机有限公司合资合同》以及《常熟富士电机有限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在签约仪式上,当着一大帮富士日本总部高层的面,唐春潮站起来就走,留下硬生生的一句话:“你事先没跟我通报,这个字我不签。”日本富士没有办法,到常熟来找唐春潮:“你不签这个协议的话,常熟的这个合资公司就不搞了。”唐春潮一点没有退缩:“好,合资公司我是要搞的,你说不搞,那你就要赔偿我的损失。”最后的结果是,字没签,合资公司照办。2008年11月,日本富士电机株式会社又提出新方案,将其持有的常熟富士电机有限公司51%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富士电机机器制御株式会社。唐春潮同意了日本富士电机提出的新方案。
不过这段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常熟开关与富士之间的关系,2013年,富士电机主动提出与常开再续签十年合同,同时他们还将富士在大连的独资企业中部分产品转移到常熟生产,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合作。

常熟富士接触器 性价高,现在占据低压电气4成的市场份额

昆山驰英机电有限公司 

富士Fe官方网站Fuji Electric专业销售富士接触器,富士断路器,富士按钮,常熟富士接触器,富士变频器,富士PLC,富士电机低压配电全系列,大量现货厂家直供


用心做人做事  细节决定成败  驰英人行动准则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齐飞

手机:15950166733

电话:0512-55132899

邮箱:3776345@qq.com

地址: 江苏省昆山市前进东路205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